大哥小說網 > 靈氣復蘇:開局獲得行竊預兆 > 第1章 醫院沖突,天賦覺醒
  【腦子寄存處,有膽你就來!】

  【新書啟航,歡迎吐槽】

  【以下正文】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江城市余平縣,縣立醫院。

  張平和往常一樣,走進了醫院的大門,直直朝著取藥的柜臺走去。

  但不一樣的是,進門前他對站在門口的保安問了一句。

  “你好大哥,請問今天排隊取藥的人多嗎?”

  一身制服正低頭刷著短視頻的保安聞言抬頭,瞇著眼審視了幾眼打斷自己偷懶的張平。

  瞧見張平一身便宜的地攤貨,臉色逐漸不善起來。

  左手取下耳鬢夾著的一根紙煙,放在鼻前仔細聞了聞,沒有回話。

  張平見狀,也就沒有再多說什么。自己默默走了進去。

  走進大廳,看著眼前排著滿滿的長隊,不由得心中郁悶。

  但為了給母親取藥,張平還是耐下性子,走上前去排隊。

  下午三點十五分。

  整整排了兩個小時的張平,臉色紅慍地看著身前絲毫沒有動靜的長隊。

  忍不住輕拍了拍身前黃毛大漢的肩膀,問了一嘴。

  “你好,請問這是什么情況?怎么都排了倆小時了,這隊伍都沒往前挪呢?是前面柜臺沒人上班嗎?”

  黃毛大漢回頭看了一眼滿臉學生氣的張平,原本被人拍肩的惱怒,瞬間轉化成為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  張平不解,正要細問。大漢突然手指向張平頭頂。

  張平不解抬頭。

  順著大漢手指的方向,發現了正位于自己頭頂上方的監控攝像。

  張平若有所思,低下頭,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
  重新看向大漢,只見大漢朝著自己身后走去。

  最后在監控視野盲區的角落站定,目光奇異地看著排在隊伍末尾的張平。

  張平沒有盲目地跟去。

  而是看著眼前長長的隊伍,內心稍微掙扎了一番。才邁腿跟去。

  “好,那咱倆就在角落里聊。”

  見張平順從地來到監控盲區,大漢才樂呵呵地開口。

  張口就是攀關系。

  “小兄弟,是這樣。醫院今天人多,你要是想排隊取藥的話,給我這個數,兄弟我幫你排!”

  黃毛大漢挑著眉毛,伸出了五根手指。

  “五百?”

  張平驚呼一聲。

  這特么掙錢比搶劫來得還要快啊!

  見張平大呼小叫,眼前的大漢頓時露出了不喜的神情,手指著張平威脅道。

  “瞎叫喚什么?

  實話跟你說了吧,前面排隊的全是我們的人。今天你要想拿藥,必須得給咱兄弟一個排隊的辛苦費。

  不然今天這藥,你鐵是定拿不走了!”

  大漢見張平似乎沒什么見識,竟然直接開口威脅,想要索取好處費。

  可張平哪兒能平白無故給他錢?

  就算是大街上耍戲的猴子,那也得翻兩個跟斗才能討賞錢。

  眼前這一米八幾的大漢,憑什么僅憑一兩句話就能要張平五百?

  再說張平兜里,根本也沒這么多錢來打賞猴。

  兜里僅有的幾百塊,也都是拿來給母親買藥用的。

  這會兒為了排隊就讓張平全拿出來,那就是在要他的命!

  張平瞧著身前一米八幾的大漢,心里暗暗計較著自己憑力量獲勝的可能。

  不用想,自己這一米七五的個頭,根本沒可能打贏眼前這位魁梧的大漢。

  于是張平另想了個法子。

  發動人民群眾的力量!

  張平眼珠一轉,看著大廳里為各位病人四處奔忙的家屬,張口就喊。

  “大家注意了!我眼前這大漢是故意占隊的黃牛!

  他非要收我們五百塊錢才讓排隊取藥。大家一起反抗他們,讓他還我們一個正常取藥的通道!”

  “你小子,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?”

  黃毛大漢沒想到眼前這學生小子,竟然還敢大呼小叫,妄想煽動大廳里的人來對抗自己?

  真是不知好歹!

  黃毛大漢伸手一招,身后早有準備的幾名大漢走上前來,瞬間將張平給團團圍住。

  “小子,你成功惹怒我了!

  要知道這余平縣可從沒人敢和我作對!你小子算是遇著了,老子今天就給你開開眼!”

  黃毛大漢冷聲威脅,舉起了秤砣大小的拳頭,似乎想要給張平開瓢。

  張平內心憤怒,同時又有些無力。

  望著周圍冷眼旁觀的眾人,看著眼前將自己團團包圍的五個黃牛。

  張平只覺得這個世界不該是這樣。

  “不,這個世界不該是這樣的!”

  張平看著眼前極速揮來的拳頭,下意識想要格擋。

  卻被另外幾個黃牛給牢牢架住,動彈不得。

  被黃毛大漢一拳重重打在了鼻梁上,鮮血嘩得一下涌出,如同水流。

  張平頓時頭暈眼花,眼前昏黑一片。

  “噗!”

  又是一記重拳,打在了張平的腹部。

  張平一個沒忍住,將中午吃的飯菜全都吐了出來。

  眼前的大漢似乎被張平突然的嘔吐襲擊給惡心到了,后退幾步,想要以鞭腿踹上張平的腦門。

  這一腳要是踹上去,張平怕是不死也得落個終身殘疾。

  鮮血從張平的鼻腔,一直流到了胸口。

  濕潤的氣息在張平的腦海里流動,張平睜開迷糊的雙眼,看著眼前即將一腿踹來的黃毛大漢。

  一種名為恐懼的情緒在心底蔓延。

  一直抵達靈魂的最深處……

  張平出于求生的欲望,不由得發出一聲大喊。

  “不!”

  鮮血流經心臟,丹田被靈氣包圍。繁復的紋路在張平的體表顯現。

  靈路出,天賦現!

  “規則系天賦:行竊預兆開啟!宿主已順利晉級靈境一品,獲得靈氣灌輸機會一次!”

  牢牢架住張平手腳的四人,突然被一陣狂暴的靈氣旋渦給包圍。

  身材高大的四人在靈氣旋渦的巨力之下,竟然如同風卷殘葉一般,直接被甩了出去,摔了個七葷八素。

  張平沐浴著靈氣旋渦的強力灌輸,一身靈氣如同開了閘的水一般,迅速積攢起來。很快就達到了靈境一品中階的程度。

  “靈境…靈境一品?”

  黃毛大漢立刻驚慌地叫道。看著眼前眨眼突破到武者一品的張平,心里充滿了恐懼。

  “大…大人,請饒恕我的罪行!”

  黃毛不等張平睜眼說話,就立即跪倒在張平的腳下,五體投地,連聲求饒。

  張平調整好體內有些躁動的靈力,睜開眼看著眼前跪地不起的黃毛大漢,心底一陣冷漠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張平的聲音仿佛沒有人性,平淡地令黃毛大漢遍體身寒,渾身止不住地戰栗。

  黃毛鼓足勇氣抬起頭,眼神里滿是懇求和悔恨。

  “大人,請你饒過我!我是無心的……”

  張平仿佛沒有聽到大漢的求饒,繼續說著沒有絲毫語氣變化的話。

  “我問你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黃毛大漢心如死灰,認命一般閉上了雙眼,顫抖著說道。

  “大人,我叫…黃牛。”

  “黃牛?”

  張平低垂下目光,伸出手掌,緩緩探向跪地等死的黃牛。

  察覺到張平的動作,黃牛心底一顫,卻又不敢閃躲。于是狠下心把頭往張平手掌里一送,只求他能給自己一個痛快。

  張平手掌觸摸到黃牛的頭頂,頓時發動了自己剛剛覺醒的天賦:行竊預兆。

  “觸摸到普通人類,獲得體力+1!”

  張平試驗成功,心滿意足地收回了手掌。

  黃牛仍在心驚膽戰,卻遲遲不見張平動手。

  于是鼓足勇氣,抬頭看了一眼張平。卻見張平目光平靜地望著自己,如同在看一件死物。

  黃牛頓時低下頭顱,連聲懇求。

  “大人,請原諒我的過錯。黃牛愿意一死!”

  張平看著黃牛身上浮現的三小時天賦冷卻倒計時,稍微思考了一會兒。

  當著眾人的面殺人是不可能的,要殺也得等黃牛毫無防備地回到自己家里的時候。那才是斬草除根的好時機。

  現在殺了黃牛,只能是給自己沾惹上不必要的麻煩。還留下了他家里人,自己有被復仇的風險,得不償失。

  但就這么輕而易舉地放黃牛離開,張平又擔心黃牛會多想,到時候說不定他就直接不回家了,找個電話就把自己家人轉移。自己就算想找,恐怕也得多花一番功夫。

  所以張平思來想去,還是決定先給黃牛一點教訓,再找機會殺他全家不遲。

  想到這兒,張平故作猶豫地開口。

  “黃牛,今天你得罪了我,但我不想殺你。”

  聽到張平這么說的黃牛,迅速地抬起了頭,目露感激地看著眼前的武者大人。

  張平視若無睹,繼續說道。

  “但你終究是犯了錯,得受罰。就罰你賠償我百萬華夏幣,再自斷一手,怎么樣?”

  “黃牛謝大人不殺之恩!”

  黃牛伏身跪拜,言辭懇切。

  但是否真心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既然自己不死已是僥幸,那也不敢再當面叫囂報復張平。

  至于百萬賠償和斷手一事,更是抓緊機會主動應承下來,先蒙混過眼下這一關。

  黃牛相信。

  等自己找到自己的老大,老大肯定會為自己撐腰,到時候什么百萬華夏幣賠償、斷手,通通不是問題!

  到時候黃牛大手一呼,百萬雄師來見!

  一個初入一品的武者,還不是被自己給狠狠拿捏?

  看透黃牛心中所想的張平,什么也沒說。

  只是揮揮手,讓黃牛抓緊滾蛋。

  自己搞了半天,給老媽拿的藥都還沒拿到手呢,凈和這群黃牛販子耽誤了。

  黃牛見張平急著拿藥,于是主動走到檔口前,將自己手下驅散。自己掏錢幫張平買了母親需要的藥。

  張平接過藥,走到黃牛身邊,丟下一句。

  “明天我還會來這里,記得帶上你的賠償。記住,機會只有一次!”

  黃牛立即跪地恭送,磕頭不起。

  門口的保安見張平遠遠走來,連忙讓出道路,彎腰行禮。

  張平連看也不看,抽身離去。

  半晌。

  黃牛的幾位兄弟才敢走上前,提醒仍保持著跪地姿勢的黃牛。

  “牛哥,那位大人已經走遠了。”

  不料黃牛忽然伸手拍打了一下他,臉上露出狠惡的表情。

  “大人,什么大人?他是個狗屁的大人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身邊的兄弟還想說話,黃牛直接打斷。

  “等我回去報告了老大,這名僥幸突破到一品的狗屁學生,立馬就會跪地磕頭叫我爺爺,知道了嗎?”

  “是,大哥!”

  身邊的兄弟都大聲應和。

  黃牛陰沉著臉,看著張平離去的方向,心底滿是怨恨。

  “臭小子,敢叫你爺爺我跪地求饒,還讓我自斷一臂?哼!

  等老子找到大哥,你小子就等著荒尸野外吧!不知死活的狗東西!”

  飽含怨念的怒罵聲從醫院里傳出去極遠。

  而順利為母親取到了藥的張平,卻什么也沒聽見。

  只是把黃牛在心底判下了死刑之后,迅速回到了家中,盡心盡力地喂母親吃藥。

  再做好飯喂母親吃下,悉心照料著母親睡下。

  關上燈,張平退出母親的房間,收拾好餐桌上的碗筷,洗干凈之后,才終于回到了自己的臥室。

  專心開始研究起自己的天賦和系統。

  未完待續……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