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哥小說網 > 靈氣復蘇:開局獲得行竊預兆 > 第13章 汪家行動,天鵝集市
  第二天,一早。

  張平就吃過早餐,收拾好書包前往學校。

  “平哥,早。”

  剛坐下沒一會兒,齊猛就嘴里叼著個包子出現在張平面前。

  “早啊。昨晚休息得怎么樣?”

  張平幫著拉開齊猛的座位,順手接過齊猛的書包,好讓他騰出一只手拿出嘴里還冒著熱氣剛出籠的包子。

  “還行,比較累,所以睡得很香。”

  齊猛抬起頭仔細回憶了一下,依稀記得自己好像回到家一沾床,整個人就昏過去了,完全沒有意識可言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張平不知道齊猛一頭昏睡過去的過程,還以為他和自己一樣,是修煉了一會兒才睡著。

  武者就是這樣,冬練三九夏練三伏,持之以恒,才能不斷成長。

  也就是張平現在正在苦惱體內靈氣過多,甚至因為沒有來得及吸收消化而聚成了一個大靈氣團,不然自己肯定也會學那些刻苦的武者一樣,每晚以修行替代睡眠。

  稍微安靜了一會兒,等第一節課鈴聲響起的時候,張平才發現。

  教室里原本滿滿當當的座位,足足有十一個空缺。

  “看樣子,其他市里來的天才們,都回去繼續研習了。或許是為了特招也說不定……”

  張平搖了搖頭,專心看起復習的資料。

  自己不僅要準備特招,還要二手準備武考,沒閑工夫去理會那些出生就在羅馬的公子哥們。

  即便他們有更多的機會,可以前往全國各地去探索秘境,奇寶收獲和實力增長的優勢肯定會高于自己許多。

  但自己也不是泥捏的,有行竊預兆在,就不信自己追不上他們。

  鈴鈴鈴……

  放學鈴聲響起,張平收拾好書包準備回家,卻突然聽到旁邊的同學說了一句話,立刻吸引了張平的注意。

  轉過頭去,看著那名同學,帶著幾分質疑的語氣詢問道。

  “你剛剛說什么?”

  那名正在八卦的同學回頭,發現是張平在問自己,于是耐心重復了一遍。

  “我說,市里來的汪家,聽說這次在紫衣河的秘境里下了厚本,結果全軍覆沒,損失慘重。現在正在派專人調查,準備查出自家武者小隊全軍覆沒的真相!聽懂了嗎?”

  “聽懂了,謝謝。”

  張平回了一句,沒有理會齊猛探詢的目光,自顧自走出了教室。

  “平哥……”

  齊猛追出來,剛想追問,卻忽然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汪謀,于是立馬停住了嘴。

  張平看著昔日得意洋洋,一副不可一世模樣的汪謀,臉色有些捉摸不定。

  沒想到汪謀卻主動走上前,居高臨下地看著張平,威脅道。

  “你小子運氣好,我現在沒工夫搭理你!等我處理完手里的麻煩事,再來打壓下你那便宜老爹的工廠。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說完,汪謀大笑著離去。

  齊猛這次沒有沖動,而是看向了張平。

  “平哥,用動他嗎?”

  張平搖了搖頭,知道汪謀暫時沒工夫來招惹自己。自己也沒空去管這小小的一個汪謀。

  現在擺在自己面前的難題,是如何騙過汪家派來的調查專員。

  要是自己在秘境內殺死汪家武者,奪取沙晶的事實被拆穿,自己恐怕會立刻被實力高強的調查員擊殺。

  不行!

  自己不能被發現!

  說什么也要阻止汪家的調查員!

  張平想了想,決定先回家一趟。

  不管是阻止汪家調查員,還是想辦法避免自己被汪家報復,自己都得先去打探一下消息。只有知己知彼,才能立于不敗之地。

  想到這兒,張平看向齊猛,對他說了一句。

  “猛哥,你想辦法,去問下大伯,能不能借我一點靈石,急用。你要是借到了,就來黑市找我,我在天鵝集市入口等你!”

  齊猛見張平神色嚴肅,也知道事情緊迫,顧不上和張平道別,立馬背著書包,朝校外跑去。

  “平哥,你等我!我一定辦到!”

  張平沒有回應,而是陷入了深思。

  自己究竟要怎么去做,才能擺脫被汪家報復的厄運呢?

  ……

  二十五分鐘后,張平到達了江城市余平縣唯一的一處黑市,天鵝集市。

  天鵝集市位于余平縣和公坪縣的交界處。說是黑市,其實平日里更多是做些售賣古玩舊物的行當,是余平縣現存年頭最久的一條街道。

  既然是售賣古玩的地方,那天鵝集市就少不了有各式人物出沒。而有人出沒,并且又是在收買售賣古玩的地方,就免不了一些隱秘訊息的流通。

  畢竟訊息,也是“值錢貨”的一種。

  所以張平在想到汪家帶來的麻煩之后,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來天鵝集市搜尋信息。

  沒有學著其他人那般,穿著一身看不出胖瘦的衣服,頭戴著面罩和鴨舌帽。

  張平只是找了個沒人的地,用骨甲將自己的骨骼變化了一下,整個人立刻大變了模樣。

  身型長高了二十公分不說,面部也變成了方方正正的臉。

  遠遠看去,即便是齊猛恐怕也認不出眼前這名彪形大漢,正是自己同桌了三年的好兄弟張平。

  現在,張平就站在齊猛面前,看著他和其他人差不多的穿著打扮,只是身形有點猥瑣。

  見齊猛似乎正在等待自己,張平走上前,壓著嗓子說道。

  “把東西給我吧,你的同桌已經進去了。東西給我,你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
  齊猛抬起頭,雙眼透過口罩和鴨舌帽的縫隙看向這名壯漢,有些疑惑。

  這家伙誰啊?

  他怎么知道我是來給同桌送東西的?

  齊猛有些猶豫。

  不知道該不該把靈石交給眼前這人。這要是被騙了,自己可沒臉見大伯和平哥了。

  要不是還是等平哥出來,親手交給他?

  可齊猛轉念一想,要是眼前這人真是平哥派來的,拿自己不給他靈石,會不會耽誤了平哥的重要事?

  齊猛一時之間有些兩難。

  好在張平看出了他的糾結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灌入了一道靈力。

  熟悉的靈力氣息入體,齊猛立刻驚訝地抬頭,看著眼前明顯看不出是張平的壯漢。

  又突然想到了什么,迅速地低下頭,把手里的包裹遞給了張平。

  一句話也沒說,轉身離去。

  張平心底一樂,沒想到齊猛這么熟悉自己的靈力氣息,只是一小縷就看出來了。換作別人,怕是要自己露出真面目才能相信自己是本人。

  張平收好裝滿靈石的包裹,轉身走進了天鵝集市。

  前面說了,天鵝集市平時就是個賣古玩舊物的地方。作為黑市,也只是因為有買賣消息的硬性需要,才逐漸發展起來。

  所以這里也有許多,和張平一般,沒有穿戴面罩舌帽的人存在。

  這些人都是真正來看古玩的,或者干脆就是天鵝集市的商家和伙計。

  只有來購買一些見不得人消息的,才會如齊猛之前那般打扮。

  張平看著街道兩旁的店鋪,也不見這些商販們吆喝。這也是天鵝集市的一個特點。

  不管是商販還是顧客,全都不吱聲。

  想要什么,就隨手一指。

  要是對價格不滿意,或者想要購買消息,才會小心翼翼地低聲交談,或是干脆布置下靈力屏障,隔絕他人竊聽。

  張平也不意外,裝作熟客,大大方方地走進了八號當鋪的店門。

  “客官,您需要點什么?”

  張平一進店門,八號當鋪的伙計就熱情地招呼了一聲。

  這也是張平沒有遮面,不然伙計連聲都不會出,而是安靜地等對方先“說明”自己的需求。這也算是顧客和商家的一點小默契。

  張平變換著聲音說道,“給我來一條黃鯉魚,鯉魚要腥的,不要刺。”(我來買一條消息,有生命危險那種,不要以次充好。)

  伙計一聽這話,立馬應道。

  “好嘞客官,您稍等!我去請掌柜的來。”

  說著,伙計就從柜臺后面消失不見,沒一會兒,柜臺的小窗口處就又出現了一顆腦袋。

  看著這顆滿是胡須的老腦袋,張平笑了笑。

  “貴客,請您跟我來。”

  八號當鋪的掌柜一看張平的身形和氣勢,就知道他手上沾過血。于是恭敬地打開一旁的側門,上前引著張平上樓。

  “貴客請坐!老朽為您斟茶。”

  掌柜將張平領上了二樓,掏出鑰匙打開了一間密室的大門,隨后邀請張平坐下。

  張平自無不可,乖乖坐下。雙眼四處打量著這間封閉的密室。

  掌柜為張平倒好了茶,見張平四處打量,于是開口說道。

  “貴客放心,八號當鋪的密室都是由f級合金制成,非中品武者不能打穿。貴客有什么需求,現在就可以向老朽述說,或者干脆寫下也行。”

  掌柜伸手一指桌上的宣紙,又指了指身后時刻燃燒的火爐,表示寫下的字,看完后即焚毀,絕不外泄。

  張平倒是相信八號當鋪的信用,所以也就沒有寫字的打算。

  而是淺淺酌了一口茶,才開口說道。

  “我想要一條消息,汪家調查員的詳細信息。”

  張平一開口,掌柜便立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躬身以聽。

  當聽到張平說要汪家的消息,掌柜蒼老的臉皮立刻皺成了一團,有些遲疑。

  張平見狀,多問了一句。

  “怎么了?辦不到?”

  “誒,那倒不是!貴客既然信任八號當鋪,那八號自然是盡心盡力,為貴客解憂。不就是調查汪家的消息嗎?辦得到,辦得到!”

  掌柜伸手一招,立即表示辦得到。

  “那你皺眉是為什么?”

  張平又喝了一口茶。只覺得這茶入口清香,略有回甘,還稍微夾雜著一絲苦澀。

  但正是這絲苦澀,恰恰符合張平現在的心境。所以才讓張平忍不住多喝了兩口。

  掌柜見貴客心有疑惑,才開口解釋。

  “貴客,是這樣。汪家終究是市里的大勢力,他手下的調查員,也不是咱們一個小小的余平縣所能對抗的。所以……”

  說到這兒,掌柜有些停頓。

  “所以,你要漲價!”

  張平放下茶杯,幫掌柜把這句話補充完整,“說吧,多少錢?”

  掌柜之前還有些裝模作樣,當張平主動說出多少錢的時候,才虛情假意地摸了摸胡子,試探著說了一個價錢。

  “貴客,您看……十五枚f級靈石,合適嗎?”

  掌柜已經做好了張平砍價的準備。

  做生意就是這樣,商家把價錢往高了喊,留給顧客砍價的空間。

  這樣雙方都滿意,都覺得自己賺了。既不傷和氣,又能開開心心掙到錢,何樂而不為?

  但因為十五枚f級靈石的價錢,在這小小的余平縣而言,儼然是一筆巨款。所以掌柜也不清楚,眼前的壯漢究竟能拿出來多少。

  若是砍到十枚,自己賺一筆。若是砍到八枚及以下,那自己可就是虧本買賣了。

  所以掌柜的有些忐忑地看著張平,專心等著聽他口中的答案。

  “十一枚。順便贈我個消息,成就付款,不成就拉倒。”

  張平思考了一下,張嘴說了個自己舍得出的價錢。

  掌柜的立刻臉色一苦,裝模作樣地說道。

  “哎呀貴客,這哪兒行啊?十五枚靈石已經是良心價了,你這直接就砍了四枚,還讓我附贈個消息,這不是讓老朽做虧本買賣嗎?不成,絕對不成……”

  掌柜的使勁地搖著頭,張平真擔心他一把年紀,為了四枚靈石把自己給搖死。

  但還是沒有松口,甚至還降低了價錢,語氣堅定地說道。

  “十枚,附贈一個消息。不成拉倒。”

  掌柜的立刻停止了搖頭,目光恨恨地看著眼前的壯漢。

  要不是八號當鋪信譽良好,在黑市里名聲還不錯,掌柜真想給眼前這廝來上一刀,黑了他的靈石!

  張平見掌柜的不開口,直接站起身來,作勢離開。

  掌柜見狀,知道自己是碰上了一個懂行的,宰不成了。于是語氣頹喪地開口挽留。

  “貴客且慢!就之前說好的十一枚,再附贈您一個消息。您看要成,咱們現在就付定錢!”

  張平嘴角浮現一抹笑意,慢慢坐了回來。舉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,沖著掌柜舉杯說道。

  “那就祝咱們,合作愉快!”

  掌柜苦澀一笑,雙手舉起茶杯,和張平一碰。

  兩人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。

  張平也痛快支付了定金,也就是說好價錢的一半。

  因為靈石掰開就保存不住,所以張平先付了五枚,剩下的六枚等事成再付。

  掌柜的看著張平手中另外的六枚靈石,有些望眼欲穿。好不容易才收回了目光,對張平問道。

  “貴客,您看附贈的消息,您想知道些什么?”

  張平目光一閃,對著老掌柜說出了三個字。

  “我想知道……”

  未完待續……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