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哥小說網 > 靈氣復蘇:開局獲得行竊預兆 > 第14章 汪家報復,八號當鋪
  “我想知道,這上面。”

  張平目光一閃,指著天花板對老掌柜說出了這三個字。

  掌柜同樣眼神閃爍不定,半晌才開口。

  “貴客,這消息可不像是附贈的價值。得加錢!”

  張平無所謂地擺擺手,表示沒問題。

  “只要消息有價值,價錢你定!”

  張平心說,自己唯二從這次危機中脫困的方法,一是阻止汪家調查員查到真相。二,就是傍上一個足以抗衡汪家的勢力。

  可勢力不是那么好傍上的,而且自己只是一個剛得罪了汪家不久的十八歲少年。對那些大勢力而言,哪怕暫時救下了自己,短時間內也看不到回報,還不如不救。

  所以自己只能把希望放在官方的身上,只有官方,才會管馬上就會成為武大學生的自己。才有心思,耗費無數的錢力財力,甚至不惜和汪家作對,來培養一個未來有用而近期只會花錢的人。

  聽到了張平親口說出,價錢你定的話,掌柜的罕見的沒有笑容。

  做黑市呢,就是這樣。

  不怕顧客砍價,就怕顧客說價錢你隨意開。

  因為能砍價的事情,說明不難。自己稍微花費點心思,這單也就成了。

  可當顧客說出價錢你定的時候,就說明這事兒多半有些難辦,甚至很有可能辦不了!

  這就麻煩了!

  黑市做的是什么?

  有的人可能會認為,黑市不就是做些違法的勾當嗎?

  對,也不對。

  至少對八號當鋪而言,這么想是大錯特錯!

  黑市是做什么的,掌柜的不知道,但八號當鋪做什么,他心里很清楚。

  八號當鋪做的就是一個字:信!

  沒錯,黑市也講誠信。甚至因為黑市不能簽訂有效合約的緣故,八號當鋪比一般的合法商店更講究誠信二字。

  因為黑市商戶眾多,只有八號當鋪講究誠信,將顧客拜托的事做好做完美,才能留住這龐大的客源。

  要是有一件事沒做成,或是沒講信用,那就相當于砸了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招牌。也就相當于將余平縣黑市銷售榜老大的地位,拱手讓人。

  這讓掌柜有些躊躇,卻又沒辦法拒絕張平。

  和前面說的一樣,拒絕顧客的需求,也和事情沒做成沒多少區別,同樣是把顧客往外送。收定金前送,和收完定金之后再送,又有什么區別呢?

  所以掌柜的才這么糾結。

  接,是肯定要接的。就是這價錢,不好說啊……

  對于顧客而言,他要的就是一個消息,他只需要付這消息本身的價錢。

  但對當鋪來說,這消息是需要耗費人力物力去打聽的,而且還冒著相當大的風險。他們不僅要考慮這考慮那,最后還要考慮收益這一塊。

  總不能忙活了半天,干的還是虧本買賣吧?

  所以掌柜的半天說不出話來,張平也看了出來,于是給掌柜的支了個招。

  “掌柜的,你看這樣行不行。我呢,給你出個主意,這辦事兒的價錢呢,你就適當給我低點。你看這樣成嗎?”

  掌柜的頓時如獲大赦,期待地看著張平。

  “請貴客直說,無論成不成,老朽都給貴客一個折扣。”

  張平得了優惠,也就心甘情愿地開口,說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你看這樣行不行,咱們呢,想要知道上面的想法,而且是他們最近是否招人,怎么招人的想法。那咱們就這樣辦,先這樣,再這樣……”

  張平如關河泄口,滔滔不絕,足足講了十多分鐘。

  最后講得掌柜的頭暈眼花,舉起茶杯喝了滿滿一杯茶才緩過來。

  面露苦澀地看向張平,起身躬身一禮。

  “先生大才,老朽受教了!”

  才安心坐下,沖張平說道。

  “就按照您說的辦!價錢,只要三枚。算是我們八號當鋪對先生您的補償。還望先生出去后,不要將此間事說出,給八號當鋪留一個面子。老朽拜謝!”

  說著,掌柜的又起身一禮,這次直伏到地板,以頭搶地。

  張平伸手扶起掌柜,連連擺手。

  “掌柜的無需如此,既然你已經給了我優惠,那我肯定是按照您說的辦。這事就這么定了,等事成還麻煩您派人在天鵝集市門口放一條紅絲帶。等我路過看見了,自然會前來支付剩下的靈石。”

  說完,張平將杯中的茶飲盡,大手一揮、

  “好,事已說定,我就先走了,等事成再來。掌柜的,再見!”

  “貴客慢走!”

  掌柜的把張平送下了樓,目送他離去。然后伸手一招,將張平所求之事吩咐了下去。

  現在萬事俱備,只等汪家入甕。

  張平走出八號當鋪,沒有著急離開,而是在集市內多逛了會兒。和周圍的其他閑散人員一般,在擺滿古玩舊物的小攤上東張西望。

  足足晃悠了能有十多分鐘,才從天鵝集市里走出來。

  東拐西拐之后,躲在一個無人的角落,重新變化成自己的模樣,消失在人海之中。

  ……

  三天后。

  化身大漢的張平,又一次準時出現在天鵝集市的大門外。

  看著圍欄上懸掛的紅絲帶,知道自己委托的事情已經辦好。

  稍微清理了一下嗓子,將聲線變成此前和掌柜對話的一樣,張平挺直了腰身,走了進去。

  “客官,您需要點……”

  伙計照例的招呼沒有說完,就認出了前幾天來過的張平。

  張平對著伙計微微一笑,伙計心領神會地從窗口消失,幾步之后,那張熟悉的長滿白胡子的臉,就出現在窗口。

  “先生,您來了。樓上請!”

  掌柜的依舊將張平帶上了二樓,掏出鑰匙進入了一間密室。

  “先生請坐,您要我打探的兩則消息,都已經探明了。現在老朽就慢慢說給你聽。”

  掌柜將茶葉放進茶壺之內,將滾燙的水澆上兩遍,將頭茬倒掉,第二壺才給張平倒上。

  “先生請用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張平舉起茶杯,淺酌了一口。和此前一樣,一股子清香,略有回甘,夾雜一絲苦澀。

  見張平放下了茶杯,掌柜的才將探查到的信息說明。

  “第一條消息,汪家派來的調查員,名叫汪褚,五品高階境界,目前是汪家的內部執法人員。他的天賦是c級強化系【鬣狗】,對于氣味十分敏感。”

  張平不自覺地點點頭,正在腦海中構建獨屬于汪褚的人物模型,好對他的實力和性格有一個大概的了解。

  掌柜的見張平沒有什么問題,于是繼續介紹。

  “汪褚實力出眾,手段殘忍,猶如真正的鬣狗。他曾經為汪家執行過三百二十五起案件,總共殺害的人超過了七百人。汪家也把他當成了真正的鍘刀。”

  掌柜的念完信息,不由得將目光放在了張平的身上,想要從他的臉上看出些什么。

  其實就在張平來八號當鋪尋求汪家調查員信息的時候,掌故的就已經猜到,眼前這位貴客,或許就是汪家此次天級秘境全軍覆沒的幕后兇手。

  至于為什么殺死這么多汪家高手的兇手,實力卻只有區區二品境界,這對于掌柜的而言,并不重要。

  當然,對于汪家來說,也不那么重要。

  那么重要的是什么呢?

  對掌柜的而言,重要的是做好眼前這一單。不管這位貴客最終是生還是死,出了這扇門,那就都和八號當鋪無關了。八號當鋪只做自己該做的事,這也是黑市的生存之道。

  而對于汪家而言,殺死自家武者的兇手的實力高低并不重要,反正他最后都會死在汪家的手里。汪家唯一看重的,是兇手手里拿著的寶物,也就是沙晶。

  這次汪家為了能在余平縣新開啟的這座秘境里獲得足夠多的好處,可是付出了不少心力。

  派出的三支武者小隊自是不用多說,更重要的是,為了能讓自家小隊在秘境里取得優勢,并迅速搜尋到寶物,汪家可是花費了幾個億來收購余平縣境內的所有工廠。

  為什么?

  還不是為了能在秘境開啟前,在收購的工廠內加急趕制出檢測儀和武者小隊的特制武器。

  別看張平繳獲的檢測儀,只是小小的一塊。其強大的功能,就意味著它背后的科技含量絕對不低。

  能在靈氣暴亂的秘境內,準確搜尋到誤差不到五十厘米的沙晶,你就可以想象這小小的一塊儀器,能有多精貴了。

  像這種儀器,都是沒辦法遠程組裝然后帶來的。路程越遠,路途越顛簸,儀器的準確度就越是不可控。

  所以為了確保檢測儀的準確度,汪家只能是下定血本,就近在秘境開啟的余平縣境內加工組裝這件儀器。而工廠,也就是為了這件儀器而服務。

  這么一想,大概就能明白汪家為什么會不像其他家族勢力,得了好處就走了。

  為什么?

  不就是因為他們這次秘境探索,血虧了一大筆,還沒見著回錢嗎?

  所以不管是為了報仇,還是為了回血,汪家都不會放過奪取了汪家財富的兇手。

  而張平也深刻的意識到了這一點,所以他才會著急來黑市尋求消息。

  張平聽完了掌柜的講述,將茶壺提起,給自己又倒了一杯,才問道。

  “掌柜的,你方便說說,這汪褚,究竟是怎么一個性格嗎?”

  “當然可以,先生您請聽好。”

  掌柜的坐直了身子,但仍顯佝僂。幾乎是說一句話,就要歇半句的程度。

  “汪褚,從小被汪家家主收留培養。聽說為了培養類似于汪褚這樣的劊子手,汪家家主會刻意在汪褚等人年幼時,秘密殺害他們的父母,為的就是保證他們對自己完全的忠心。”

  掌柜的說到這里,語氣稍微有些唏噓。

  自己做黑市商販這么多年,什么沒見過?

  但不管是黑的白的,做事至少都有個限度。

  但汪家家主……

  唉,滅絕人性啊!

  張平聞言也有些動容,沒想到汪家家主的心這么狠。為了收服心腹,竟然能派人秘密殺害他們的父母。真是狼子野心,禽獸不如!

  張平覺得要是自己現在對上汪家家主,恐怕會毫無還手之力,直接被他吞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。

  但仔細一想,汪家家主這一招心狠手辣,確實有它的道理。而且照張平來想,這一招恐怕還有后手。

  畢竟,按汪家家主的狠心程度,不可能做事還留一道隱患。

  果然,張平剛這么一想,掌柜的就說道。

  “汪家家主為了收服他們,并且不留下任何隱患,會讓這些從小被培養的劊子手自己去查明父母被害的真相。而那些殺害他們父母的兇手,其實都是汪家家主事先就已經決定要放棄的棄子。”

  掌柜的說到這里,臉上似乎流露出一絲遺憾,也有可能是悲憫。

  張平也心有戚戚。

  心里一陣驚嘆,不愧是汪家家主,做事滴水不漏。

  讓這些即將成為自己心腹的小孩子去查清父母被害的真相,不僅能鍛煉他們冷酷的心思,還能堵死他們日后懷疑自己的思路。

  畢竟兇手是他們自己通過線索,一步一步查出來的,懷疑誰也不可能懷疑自己。

  人性總是如此,總是會更相信自己親手通過努力獲得的真相,而非他人隨口述說。

  這樣一來,就算日后汪家家主的對手,將自己是殺害兇手的事實告訴這群劊子手,他們也不會相信。

  因為虛假的“真相”已經掌握在他們的手中,并牢牢占據了他們的意識。

  想要說反他們,只怕比登天還難。

  張平終于意識到汪家家主的厲害之處。

  雖然還不知道他的實力境界,但想來能作為一家之主,應該不會太低。但他更可怕的還是對于人心的把握。

  有如此對手存在,張平知道自己成神的路上,肯定是不會太寂寞。

  整理了一下思緒,張平才示意掌柜的繼續往下說。

  數十分鐘后,張平才接收完了有關于汪家調查員汪褚的信息。

  “所以,他其實是個怪戾殘酷的人,性格里還帶一絲驕傲?”

  張平結合掌柜的所給信息,在心里給汪褚的性格下了一個判斷。

  “可以這么說,但更具體的,恐怕還要先生您自己求證才行。”

  掌柜的點點頭,認可了張平的判斷。但就像他所說,更具體的情況,還得張平自己去接觸去證實才行。

  八號當鋪雖然有能力調查,但張平給出的時限就只有這么兩天,八號當鋪就算有再大的本領,也屬實是沒辦法了。

  張平點點頭,表示理解。

  其實不是自己不想讓八號當鋪繼續調查,而是汪褚就要到達余平縣了,而且張平相信,他一旦抵達余平縣,很快就會進入天級秘境內去調查真相。

  所以不是自己不想多給掌柜的多一些時間,而是汪家不給自己多余的時間。

  喝了一口茶,張平看向同樣大口喝茶的掌柜。

  “掌柜的,麻煩您繼續說,上面的最近有什么計劃?”

  掌柜的聽見張平說話,連忙放下茶杯。稍微潤了潤因為長時間說話有些干啞的嗓子,才慢慢說道。

  “上面最近沒什么動靜,和往常一樣關注著外面的戰事。唯一需要注意的,好像就是教育部似乎有些動作。具體的請恕八號當鋪無能,只是隱隱約約知道,好像和特招有關。還望先生恕罪。”

  掌柜的舉起茶杯,向張平一禮。如同自罰,滿飲下一杯熱茶。

  張平連忙伸手阻攔。

  “掌柜的無需如此,既然是教育部有些動靜,那我自會去觀察他們的情況。你也不要多說,我把剩下的靈石付清,咱們就互不相欠了。”

  張平哈哈大笑著,將懷里的靈石取了出來,遞給了掌柜。

  掌柜的再次俯身一禮,收下了靈石。

  兩人再次拜別,掌柜的將張平送下了樓,目送他離去。

  許久之后,才長嘆一句。

  “倒是個英雄豪杰,可惜了!”

  伙計站在掌柜的身邊,有些困惑。

  可惜?可惜什么?

  這位顧客不是咱們的貴客嗎?還有什么事,是通過八號當鋪調查之后,還不能解決的嗎?

  伙計不懂,也不敢問,只能是站在掌柜的身后,幫著攙扶著。

  掌柜似乎感受到伙計的疑惑,但沒有多說。

  只是將懷里的靈石取出來一枚,遞給了伙計。

  “這是你接客的提成,好好干,以后有你的好日子!”

  “謝掌柜!”

  伙計喜笑顏開,躬身一禮,雙手接過靈石。忍不住在手上擦了擦,雙眼盯著晶瑩的靈石細看。

  掌柜的一看伙計看見靈石就忘了疑惑,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。

  “唉,世人皆是如此,為了錢財奔忙,卻忘了錢財是為了什么?可悲,可嘆啊!”

  掌柜的搖著頭走進了檔口,伙計也立馬收起靈石,跟了進去。

  不一會兒,窗口就再次出現了伙計機靈的小腦袋。帶著些許掩飾不住的笑意,目光緊盯著街上的行人不放。

  ……

  張平離開八號當鋪,再次混入了人群。

  幾分鐘之后,就大變了模樣,重新從人群中消失不見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